logo   欢迎来到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title
首页 基金会简介 最新动态 资助奖励 课题调研 学术活动 募集捐赠 理论视野
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一些问题
——访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理论教研部主任周为民教授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3-11-13  【打印】【关闭

  周为民,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理论教研部主任,教授。兼任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公共经济研究会副会长。曾任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总编辑。

  

  马克思主义是否越来越被边缘化?什么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我们应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为什么需要继续推进正本清源的工作?带着这些重大的问题,本刊记者采访了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理论教研部主任周为民教授,请他为我们答疑解惑,领会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真正精髓,从而在科学理论的基础上坚定信仰、信念。

  一、把苏联式的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的马克思主义区别开来

  记者:周主任您好,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的指导思想,但是现实中却存在一个很显著的现象,就是大家似乎都感觉到马克思主义越来越边缘化。您如何看待“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这一问题?

  周为民:现在,无论是在知识分子当中,还是在青年当中,还是在各级干部当中,不时会碰到对马克思主义表示不以为然、不信任的这样一种情况。有些朋友觉得都什么年头了,你们怎么还在讲马克思主义呢?以为马克思主义早已过时了,没有用了。

  造成这种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们在长时期中所接触、所了解的马克思主义,实际上不是真正的、“原版”的、“足本”的马克思主义,而主要是以苏联教科书为代表的一套理论体系或者叫做意识形态。这样一套东西在现实当中的确越来越显得缺乏解释能力,无论是对资本主义还是对社会主义,都是如此。但如果以为它就是马克思主义,以至以为马克思主义过时了,这却是一个极大的误解。所以谈到马克思主义,首先要认识这一点,就是苏式的“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的马克思主义是有重大差别的,其中包含着很多对马克思主义的错误理解和附加在马克思主义名下的错误观点,不能继续把它与马克思主义混为一谈。

  记者:这种误解是否与我们接触马克思主义的渠道有关呢?

  周为民:我们中国人接受马克思主义,主要有三个渠道:

  第一个渠道是日本,因为日本从明治维新开始大量地翻译西方学术著作,包括社会科学,也包括自然科学。中国人最初接触这些理论都是通过日本。从历史角度来说,一方面,日本曾经深受中华文化的影响,但另一方面,近代以来,日本对中国思想和文化上的影响也是很深的。

  我们接触的马克思主义首先是日本人翻译的,日本人借用中国的文字翻译了一些过去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西方概念。例如,“共产主义”、“共产党”、“社会主义”、“封建主义”等,这都是日文借用这些中文字来译的。包括很多学科的名称如哲学、经济学等也是这样。其中很多概念与这些中文字的本义已大不相同,例如“经济”,在中国的文字当中,本来的意思并不是我们今天所理解的“经济”,而恰恰是政治,经邦济世,是治国的意思。所以近代以后,日本对中国的影响是很大的,马克思主义大体也是首先从日本传入中国的。

  第二个渠道是法国,当时有大批的中国年轻人去法国留学,勤工俭学,在那里接触马克思主义,包括周恩来、邓小平等。

  第三个渠道也是最主要的渠道,是苏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词是斯大林提出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内容也是经过斯大林整理概括的。斯大林的思想与本来的马克思主义有重大的区别,与列宁的思想也有很多不同。而我们接受的马克思主义,主要是苏联人教的,是经过苏联人理解、取舍和发挥的马克思主义。这样一套理论本来就有简单、片面、教条化的严重缺点,而在过去长时期中,我们又进一步加剧了这样的缺点,但它却长期被当成“正宗”的马克思主义。这是导致现在不少知识分子,包括不少领导干部对马克思主义表示不屑的一个重要原因。

  相关链接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